<var id="7v1px"></var>
<thead id="7v1px"><strike id="7v1px"><listing id="7v1px"></listing></strike></thead>
<menuitem id="7v1px"><dl id="7v1px"><progress id="7v1px"></progress></dl></menuitem>
<menuitem id="7v1px"></menuitem>
<var id="7v1px"><video id="7v1px"><listing id="7v1px"></listing></video></var>
<var id="7v1px"><ruby id="7v1px"></ruby></var><thead id="7v1px"></thead><ins id="7v1px"><noframes id="7v1px"><listing id="7v1px"></listing>
<listing id="7v1px"></listing>
<var id="7v1px"><ruby id="7v1px"></ruby></var><menuitem id="7v1px"></menuitem>
<thead id="7v1px"></thead>
<var id="7v1px"></var>
?
加入收藏

分類推薦

工業互聯網將我國制造業導入智能化時代

2019-03-19 來源:原輕工產學研網站

  工業互聯網不僅實現了生產與消費的連接及企業營銷管理的變革和產業形態升級,更形成了一個無邊際的工業云平臺。機器之間、車間之間、工廠之間的信息壁壘被撕破,這種分散協同生產模式及生產組織的松散化,將倒逼企業從垂直管理轉變為扁平管理,從有界管理走向無界管理。

  不久前國務院常務會議通過了《深化“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發展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明確提出加快建設和發展工業互聯網,促進新一代信息技術與制造業深度融合。這意味著推動工業互聯網發展已上升為國家戰略。追蹤發現,“互聯網+先進制造業”乃是中央文件首次提出,對推動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發展數字經濟和打造制造強國與網絡強國具有鮮明的導向意義。

  正如前三次以蒸汽機、電力與計算機為工具的技術革命分別將工業制造業推送到了機械化、電氣化與信息化的嶄新空間一樣,在大數據、云計算等科技因子策應下的工業互聯網也會再次將制造業導入一個智能化的全新時代,最終形成一個以智能工廠為載體、以互聯網為驅動的新產品、新模式和新業態,以及以信息數據流為核心驅動、各生產要素之間端到端無縫協作的智能制造生態系統。

  不同于以往企業派遣大量人力去尋找與發現市場然后再根據自己的判斷進行產品的設計、生產與推送,通過工業互聯網,企業的生產運營環節完全可以被市場消費環節自動性地串聯起來。一方面,企業可以借助眾包與分發平臺發布研發需求,廣泛收集客戶和外部人員的想法與智慧,實現價值創造社會化、產品創新多樣化。另一方面,借助電子商務平臺,消費者從網上下單,企業據此不僅可以掌握產品需求數量,而且還能了解與捕捉到消費者的需求特征。在此基礎上,企業大可以著手定向設計與開發,由此形成了一種市場驅動研發并牽引制造的一種生產模式,即C2M模式,也就是端(消費者)到端的(制造商)的生產模式。

  在此必須認識清楚的是,消費者的網上下單并不僅僅是一個簡單的購買行為,他們還可以提出自己產品理念、規格與款式等要素要求,即參與產品設計的動態過程,而企業則可以憑借信息控制下生產模塊的精細化切割與再組合,即所謂的柔性化制造與推送來滿足消費者的個性化需求。據國際權威機構的測算,應用工業互聯網后,企業的效率將會提高大約20%,成本則可下降20%。而更為重要的是,個性化定制與柔性化制造完全實現了消費與生產的無縫且精準性對接。想一想吧:企業據此能收到先前所不可能出現的零庫存管理效果!

  再從企業銷售來看,工業APP、移動社交營銷、搜索比價等互聯網服務的浸入不僅拓展出了線上渠道,從而形成了O2O的銷售模式,更重要的是工業互聯網是一個高度透明而且信息及時更新和充分的空間,而且互聯網還強力壓縮了產品的中間傳遞渠道,這都能顯著降低企業的市場搜索成本和與用戶的交互成本。據波士頓咨詢公司計算,我國制造業累計產品銷售成本約85萬億元,與互聯網嫁接之后,我國工業總體生產效率將產生4萬億至6萬億元的提升潛力。不僅如此,銷售中間環節的剔除及產銷的及時交互,還將有效強化企業針對市場的快速反應,大大加快產品更新迭代的步伐,從而更廣泛與更深入激活企業的自我創新功能。

  與制造業在傳統營銷模式下集中表現為對重資產的追逐和僅僅關注產品銷售大為不同,經過與工業互聯網嫁接與融合之后,企業的關注目光將會從重資產轉向輕資產、由強調賣產品轉向重視賣服務的層面。正如美國通用將未來商業目標定位在實現軟件類收入超過150億美元并成為全球十大軟件公司、西門子要成為智能制造系統解決方案的提供商那樣,未來的更多制造業將會通過平臺維護、軟件升級、系統更新等多種途徑構建服務鏈生態,服務所產生的價值不亞于甚至超過產品價值,由此驅動企業價值鏈朝著高端顯著升移并帶動整個制造業升級轉型。據波士頓咨詢公司計算,僅制造業的服務化,中國企業就可創造6萬億元的附加值。

  實際上,工業互聯網不僅實現了生產與消費的鏈接及企業營銷管理的變革和產業形態的升級,更為重要的是互聯網裝置著海量的工業資源,形成了一個無邊際的工業云平臺。通過云平臺,企業不僅可以分享到自身所需要的智能軟件資源,而且可以實施協同化生產,機器之間、車間之間、工廠之間的信息壁壘被撕破,傳統的聚集型、園區型、大規模制造業生產方式正在朝這樣一個分散和泛在的模式轉變,異地協同、泛在制造,甚至將來可以出現無所不在的制造模式。這種由工業互聯網引起的分散協同生產模式及生產組織的松散化,將倒逼企業內部管理盡快實現簡單、高效和快速的變革,即從垂直管理轉變為扁平管理,從有界管理走向無界管理。

  就目前而言,在工業互聯網領域,我國不同的行業和領域正在加速跨界產生出新技術、新產品、新業態,比如互聯網汽車等,但由于行業壁壘、融合性產品審批流程長,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這些產品進入市場的速度。為此,需要放寬融合性產品和服務的準入限制,擴大市場主體平等進入范圍,實施包容審慎監管。同時,還應通過財稅政策支持、鼓勵企業開展債券、股權融資和社會資金投入、創新金融服務等,促進“互聯網+先進制造業”的發展。

  更為重要的是,寬闊與足量的平臺是互聯網與先進制造業融合的最主要基礎支撐,也是制造業轉型升級的一個重要載體。現有統計資料表明,目前全球工業互聯網平臺有50%左右由美國企業提供,我國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剛剛起步,雖然已經有了像航天云網、樹根互聯及海爾等這些國內工業互聯網平臺,但大都傾向于面向某一個垂直領域,擁有的用戶及開放的資源還不多。因此,我國眼下必須加大馬力支持有能力的企業發展大型工業云平臺,實現企業內部及產業上下游、跨領域各類生產設備與信息系統的廣泛互聯互通,打破“信息孤島”, 支持中小企業業務系統向數據端與云端遷移,促進工業制造資源和數據的集成共享。

?
主辦單位:中國輕工業聯合會 運行管理:中國輕工業信息中心
Copyright? 中國輕工業產業創新網;未經書面授權,請勿轉載,違者依法必究;京ICP備05052150號-4 ; 京公網安備11940899108
推薦使用IE7.0,1024*768分辨率瀏覽

午夜片子